2017-08-30 黄娟
写给牛郎的信

1.jpg

亲爱的牛郎:

你好,不知道为什么,直到七夕节结束后,我才想起给你写封信,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过什么样的生活?甚至是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重要的是,我们将会在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相遇?

请见谅,我在信中说的这些琐碎言语,也许混乱得没有逻辑,也许颠倒了记忆和未来,不过都不重要,只要我在写,你在读,便好。不为别的,只为给过去一个充满仪式感的告白,告白后,便以更好的方式去爱自己,以更美的姿态去等你。

呵!等!不知不觉间,我竟然已经等过了26个年头。

七夕之夜,满心沧桑的我背上行囊,顶着雨点星辰,载着对你无限的期待,搭乘远方的班机划过长空,在离地表50公里的雨夜里寻你,或许是夜太黑,或许是雷声太大雨急,迟迟不见喜鹊前来搭桥,该怎么去找你呢,我开始有点焦虑了。

哎!我不曾在银河里沐浴嘻戏,你也不曾在芦苇荡中偷看,你甚至都没有耍流氓般的拿走我的霓裳,又怎来恳求我做你一世的妻子一说呢。

好吧,我知道我不是七仙女,没有她千百样的好,但我却是真实的存在,偏又痴恋一个虚幻的你,这一痴一恋,便注定了半生沉沦。

每年的今天,不必麻烦喜鹊儿造桥,不忍盼你桥上枯等,你在哪里,我便奔向哪里,你既不来,我自会往,如此甚好,因为我是一个“直”女,等你等到眼直。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你不在的时候,我会努力工作,乐观生活;你不在的时候,我会小心翼翼,静默固守,把我的爱一点一点的收集,存进一个容器,一个叫做“等”的容器;我也会把一次次对你的期待,也满满的塞进去,直到溢出来再把它清空,因为只有清空,才可能再试图载承无限,对我来说,重要的事情,不是投入热爱或忘记,而是无限地热爱或忘记,请允许我在清空忘记之前,七夕落幕之后,对你深情的告白。

告白着,一年又一年的七夕,告白着,一次又一次的期待,只有这样,才让我有勇气憧憬在一万里之外,某个小城市,有那么一天,我会带着爱去邂逅一个恰到好处的你-牛郎,如你不在,何人与我立黄昏,何人问我粥可温,何人为我捻熄灯,何人共我书半生?如果你在,只是请你早点让我遇上,不必鹊桥与光年。

爱你的“直”女


说点什么吧(为回复及时,请直接关注宣威之窗微信公众号,在微信中留言)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