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2 月下翷雪
记事本

timg.jpg

秋明有个厚厚的记事本。

日出始,日落终。人一天一生总有做不完的事,精明的人把算盘打得叮当响,糊涂的人,瞎子般过了一个又一个七日。秋明不是一个精明人,但他也不愿做糊涂人。

他找到了一本小小的本子,刚好可以装进口袋,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本子很厚,可以记很多东西,每天做的大事小事往上一写,本子便成了他的司令官,有令必行。如同上帝的诏书,他的信仰。

有些记得很细,每天早餐三个馒头之类都往上写,多一个不吃,少一个不干。有些记的又很粗,写着一天干三件农活,他就一定干好,上次犁地时犁坏啦,修了半天,在太阳还留点余光时修好犁完了地,回家喘了口气,又趁着月光上山打了柴,挑了粪。总算干完三件农活。

他把本子放在胸前的口袋,不时拿出来看,这样觉得踏实。每当村民们好奇他在看什么时,他都很乐意地掏出本子,向村民介绍他一天的安排。

就像流沙,握得越紧流得越快,本子也像这样不知不觉丢了。秋明不去找,也不干活,死尸般坐在那儿,眼睛像塑料人一样没有光彩。

庆幸老张捡到了本子,一翻就知道是秋明的,来了兴致,找只笔在上面添了句“为老张家锄地”。秋明拿到本子,恢复了神采,不停的说谢谢。

斜阳快没入西山时,秋明抗着锄头来老张家地里,老张看了,只当是个玩笑,谁知秋明硬是在天黑前锄完地。老张笑着跟老婆道:“这就一傻子,谁要是在本子上叫他去死,指不定他立马去找阎王唠嗑了。”

天边微红,风儿在村子每个角落呼啸,鸟儿怕惊扰了人们,飞到高大的树上窃窃私语。秋明早就起床了,今天,他要帮隔壁王奶奶的四只羊送到镇上集市卖了。临走时,王奶奶一遍又一遍唠叨:“儿子结婚啦,卖个好价钱为他准备婚礼。”秋明知道,王奶奶儿子早死了,老伴留下四只羊,便撒手人寰了。

踏着朝阳的碎影,牵着四个生灵行走在山间。清风鸟鸣。路旁的青草散发着清香,惹得羊儿们驻足品尝,秋明并没有制止他们,他知道,他们有享受美味的权利,就像人们有享受他们的权利一样。

风依旧很紧,太阳已爬上正中央。一个人四个生灵就这样行走在山间,很慢很慢。忽然,一只羊抽搐了一下,凭经验,秋明知道,这只羊不是病了,是要产崽了。

一只小羊羔呱呱坠地证实了他的经验。阳光此刻暖和多了,小羊羔静静的依偎在母亲身旁,母羊为他护住吹来的风。这是她作为母亲的骄傲。

太阳还有好久才肯到西边,秋明不想打扰眼前这份宁静,于是很舒适地躺在草地上,看天上的白云,想着在云上盖间房子,和心爱的人看日出……

秋明不知道自己怎的睡着啦,但他知道自己做了个美梦,醒来时一看四只羊还在,让他安了心,忽然,他意识到什么,脸色苍白,眼神迷乱。小羊羔呢?

不远处悬崖上的一棵摇摇欲坠的枯枝上,小羊羔就挂在那。秋明随着母羊的目光,很容易找到了他。悬崖深不见底,秋明不知道小羊羔是如何到那地方的,但他知道,救小羊羔可能有生命危险。

王奶奶交给他的四只羊,未必知道有只母羊,四只羊送到镇上,卖了,回家,一天的任务就完成了。这是傻瓜都能想通的道理。

秋明不是傻瓜,他并没有想这些,径直到了附近的村里借了一根绳子,一头绑在悬崖边树上,一头耷在悬崖上,顺着绳子,很容易到了小羊羔身边,随后是一种布撕碎的声音。他意识到,这绳子不能承受一个大活人的重量。

人从出生那刻起就注定要走向死亡,幸运的人走到终点,不幸的人到半路,天堂和地狱,是生前的因决定的果,每个人生前就可选择,同样,幸运的人死时问心无愧,能上天堂。不幸的人含着愧疚之心死去,死后坠入万劫深渊。

秋明觉得他是个幸运的人,此时,他不顾风声鸟声和悬崖嗡嗡作响的声音,他很平静地把绳子栓在小羊羔身上,他知道路人或是借他绳子的人,会救起小羊羔。随着枯枝断裂,他也一起消失在看不见崖底的绝壁上。

后来村民在悬崖底部找到了秋明的尸体,整理遗物时,翻到那本他珍爱的记事本,最后一行字写道“送王奶奶的四只羊到镇上卖了”“四”字上打了一条斜线,下面写了个“三”,随后一句“送小羊羔母子回家”。


说点什么吧(为回复及时,请直接关注宣威之窗微信公众号,在微信中留言)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