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2 莫欣
过年 这才是团聚

为了2018年春节的团聚,刚一放假就带着我儿从宣威奔赴到了800多公里外的湖南靖州。寒冬腊月间,湖南的严寒依旧在,跟云南的温暖大不一样,刚下高铁的我和儿子被冷得瑟瑟发抖,有那么几秒想躲回温暖的宣威,但一看到熟悉的亲人,瞬间所有的寒冷都烟消云散了,所有的奔波和辛劳都是为了这份团聚,一切都是值得的。

许久不见,父亲又苍老了一些,看到女儿跟外孙回来,显得尤为开心,一直在念叨今年过年是最热闹最开心的一年。我却时常在热闹背后看到父亲的落寞,还有远在邵东的亲人没见到,这样的团聚总归是少了几分滋味的。

这些年,我跟邵东那边的亲人一直保持着联系,奈何我们都各自奔波在生活的道路上,故而一直没有聚上。今年我回湖南过年,早早就跟邵东那边的堂哥堂嫂联系,想极力促成一次团聚,只是时间一直未定下来,故而还未告知父亲邵东那边的堂伯伯要过来的消息。

终于在初一的夜晚,堂哥打来电话告知初三会带着堂伯伯一家从邵东赶来靖州与父亲团聚。为了迎接邵东来的亲人,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早早地起床打扫,我把路边的石头搬开,父亲喊我不要搬了,太重了,我告诉他邵东的大伯要来,搬了好停车。父亲开心得有点不知所措,坐在门口呆呆地看着我收拾,待我打扫结束后,便坐在父亲的身旁,他敞开心扉的和我讲起他与堂伯伯小时候的故事。父亲告诉我,堂伯伯很小的时候父亲就离世了。母亲改嫁后,他从小就给地主家种黄花,那时候在地里搭了一个棚子,就是堂伯伯睡觉吃饭的家。那时候,我爷爷也是很早就外出苦钱,父亲姊妹多,吃不饱,堂伯伯就每一餐都省下几口饭留给我父亲吃,而父亲就经常在堂伯伯搭的棚子里等外出干活的哥哥。

581135660045520934.jpg

后来,奶奶为了寻找爷爷,在父亲十岁那年,用箩筐挑着年幼的叔叔和两个姑姑,领着我的父亲步行从湖南的邵东老家走了15天才来到了离家五百公里的杨梅之乡—靖州,从此父亲与堂伯伯再也未相见。70年的时间,儿时给自己省饭吃的哥哥早已是白发苍苍的老人,70年的时间,所有的思念一直都深深的埋在了心里,但却从未减少半分。

374318381072187178.jpg

父亲知道了堂伯伯要来的信息,兴奋得一夜未睡,初三一大早就在门口一直企盼着他们的到来,七十年未曾谋面,见面时苦难兄弟热泪盈眶,侗家的木房子,原生态的土菜,还有喜及而泣热情的堂嫂,我站在旁边看着默默地哭着,这才是父亲心中真正的团聚!

后在我和堂哥堂嫂的特意安排下,两个老人在县城宾馆,睡一宿聊聊过去难忘的苦日子,浓浓的乡情和手足情,永远是两位老人之间,挥之不去的思念之情,老一辈的苦难故事,听得让我们年轻后代,无不感动。这一次的团聚是堂伯伯来到了父亲的身边,希望下一次父亲能回邵东老家,去看看他土生土长的村庄,不要像奶奶一样,临死前想回邵东看看,却因为时代落后的原因,把回乡的愿望变成了终身的遗憾!

思念故乡,其实就是想念故乡儿时的伙伴,想念那间老屋子,想念那片土地,但是游子最想念的还是那边的亲人。下一次,我要带父亲去他的邵东老家,看看他梦里故乡的模样,是不是还跟儿时一样?看看他年幼时的小伙伴,是不是还是记忆里的样子?看看村头的那棵老树,是不是还在那里摇曳?能够站在老家门口的游子,对父亲来说,那时才是真正的团聚!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