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06 小苹果
拿什么拯救你我家的老屋

老屋依山而建,后面是几棵粗壮的柿子树。老屋有正房三间,左右两边各三间厢房簇拥、环绕着。每间房子无论楼上楼下都有一扇小门联通。左右两边的厢房由三道大门上面的通道联通。穿过三道大门就来到青石铺就的台阶,台阶上面是一个小院窝,小院窝就是我们纳凉娱乐的场所。春天,我们在院窝看天花板上小燕子衔泥筑巢。夏天,我们在院窝纳凉,大人们做针线活儿,唠嗑家常。秋天,我们在院窝看大雁从头顶飞过。冬天我们在院窝,看外面大雪纷飞,听雪落的声音,用棍子搅房檐下挂着的棱冰棍儿......那里留下了儿时的欢乐。

老屋的旁边建了一座小碉,小碉高出房屋许多,可以瞭望远方有没有土匪、敌人。小碉除了柱子和梁全部是土墙没有窗子。但是有许多可以朝外打枪的洞眼。总之,我家的老屋在过去可气派,可热闹了。以至于外村或者外乡的客人来到这里,看到我家的老屋都会忍不住夸赞一翻,并推测这户人家以前肯定是一户大户人家。这种木结构的建筑冬暖夏凉,很有古典韵味。我非常喜欢,可是现在它就要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中了。  

老屋的建盖者是我爷爷的爷爷。听父亲讲,老屋与我爷爷同岁。我爷爷在我上小学时就去世了,去世时大概七十多岁,离现在快三十年了,所以我家的老屋差不多一百多岁了。以前老屋住着我们魏姓一大家子人,我老祖带着三个儿子,我小老祖带着他的三个儿子。后来打土豪分田地小老祖家划为地主,被从老屋赶走了,他们被赶到对面河边的山脚下。他们的房子被毛主席眼里的穷苦人家瓜分了。我老祖家的得以保留下来。

因为我爷爷贪玩,豪爽,把家里的钱财田地输了个精光。据说爷爷因为“败家”还被他的大哥我的大爷爷拿棍棒追着教训。没想到“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一大家人却因此躲过了一场劫难。不然也很有可能落得小老祖家一样的下场。爷爷败家不仅是贪玩,爷爷还乐善好施,在乡邻间口碑极好威望极高。不然,哪怕田地输了别人也会给你扣个落魄地主的罪名。

现在习主席搞精准扶贫,隔壁姓高的人家在村公所分到安置房搬走了。其它的人家到城里买房的,在村里其他地方建平房的都搬走了。所以老屋空空如也,一片荒凉,在风雨中摇摇欲坠......当然,空空如也的不仅我家的老屋,而是整个原来村子。这就是传说中消失的乡村了。过去的房子虽然没有统一规划,但由于我们家的老宅选址好。爷爷为人好,所以后辈们建的房子都自觉的跟我们家的大致排成一排。建完了,前面再排一排。所以村子集中,热闹。从村子里一走,到处能听到鸡鸣狗叫声。不浪费土地。现在乡邻们在自家自留地里去建钢筋水泥房了,他们东建一栋,西盖一所。村子散了,没了以前的热闹劲儿了。土地资源也浪费了。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