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2 Mr先生
美奂冬韵

这几天,宣威的气温老是往下降,已到了零下四五度的样子。家里的自来水已停2天了,我把自己全身上下武装起来,套上厚实的波士顿羽绒服,再戴上暖和的帽子,简直就是一个“装在套子里的人”了。不过,这装束算对宣威寒冷的冬天有一个交代,也对得起这零下的天气了。

下班了,中午饭就在馆子里用一碗米线打发一下。到美奂公园溜达,游人稀少,雪花零零落落散漫飘下,接触到眉毛时,一下化了,鼻子冷了酸楚起来。经过一夜冷冻,平时有水的地方,逐渐冷却,冰封起来,踩踏上去,小心翼翼。所谓的如履薄冰,在此时,已是很现实的一件事了。

湖面上,水已冰封,呈现出一幅美丽的画面。暗灰色的冰面与一大片银白的雪花交错,互相映衬,互相融合,彼此成就对方,如同太极图里的阴极与阳极,黑白对照;也有呈抛物线图案的,圆弧形的线条,令人想到世界地图里的海岸线;还有在白花花的湖面中心独自呈一小圆形,那是湖面上少有的凹地;还有如影随形的成串椭圆形图案,如同大洋里的列岛,等待人们的登岛开发;在雪白的湖面上静静地躺着几根从湖岸的柳树上掉落的树枝,时间在这儿被凝固起来了。

在公园靠北边,湖水已排空,湖底露出一大片平地,零落的碎米雪已堆积一小厚层,几个巨大的石头在雪花的映衬下,自成孤岛,如同日本式的枯山水景致。一只银白色大鸟,扑打着翅膀,抖擞精神,作超低空飞行,在雪地里顽强掠过。忽然,正上方的高空中,铅色浓云中透出闪亮的光来,周围的建筑一下子明亮起来,这就是宣威人说的“开雪眼”了吧!文图:速金学


说点什么吧(为回复及时,请直接关注宣威之窗微信公众号,在微信中留言)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