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4 包其祥
老供应证

作者:包其祥,配音:李雪艳、周涛

1.jpg

翻抽屉时,无意间翻到一本《云南省宣威县粮食油脂供证》。这本老供应证曾是我们一家4口赖以买粮打油的凭证。供应证是1991年8月21日填发的,那时母亲还健在,全家4口人每月口粮合计54公斤,但这只是一个“再分配”的基数,因为54公斤粮食不是单一的粮种,还必须经过“掺粗搭杂”后才具有实在的意义。且把1992年4月买粮“掺粗搭杂”的分配数照抄如下:大米32公斤、面粉1I公斤、包谷面I1公斤、菜油1公斤。这一组数字,“斤斤计较”出当时分等定量供应粮油的严格制度。

2.jpg

记不清有多少次,我怀揣供应证,和妻子陪着母亲背着背篼,提着口袋,去粮店排队买粮。把供应证递进柜台里登记开单后,便要以极大的耐心等着从嘈杂的人声中分辨出开单人叫喊自己的名字,然后挤上前去付款,再“转战”到磅秤前,翘首等待大米或面粉装进背篼、口袋的那一刻。至于菜油,往往舍不得打,母亲说,要攒下来到过年时炸酥肉用…………

那时,常有大米要涨价或脱销的传闻,使得许多有供应人家惶惶不安,甚至不问青红皂白把供应证上的余粮悉数买回。有一年,传闻大米要涨价,母亲就催促我们四处筹欲借口袋,便是把几百斤大米买回来。后来事实证明,大米没有涨价,也没有脱销,但买回来的大米一时吃不了,堆着占地方,看着心里烦……谁也想不到,这曾关乎每个人饮食大事的供应证也会有取消作废的时候。我手中这本老供应证上写明最后买粮的时问是1992年12月,以后便是一片空白。这一片空白,为我们“空”出了一片崭新的天地。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人民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生活物资充足,供应证也变得“英雄无用武之地”。要吃米,斤称吨买都可以;要吃肉,凭你拣肥挑精;逢年过节炸酥肉,菜油任你瓶装捅提。

3.jpg

没有排队开单买粮的烦恼,没有涨价或脱销的担忧。只不过作为杂粮搭配的包谷面,今天显得有点金贵,走遍农贸粮油市场都不见它的踪影(饲料除外)。我嘴馋想吃“两掺饭”时,还得拜托妻子登门向亲友讨要包谷面。

一本普通的老供应证,折射出20年改革开放人民生活的变迁,我也从中掂量出了沉甸甸的分量……


说点什么吧(为回复及时,请直接关注宣威之窗微信公众号,在微信中留言)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