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23 包其祥
春在宛水

1.jpg

初春阳光下的宣威宛水公园,真的很幽静。

说宛水公园很幽静,是说一道围墙就隔断了城市的喧闹对她的干扰;说宛水公园很幽静,是说她和块块良田沃土接壤,抬眼即可见巍巍东山扑眼而来,其间并无高楼大厦的羁绊与遮掩;说宛水公园很幽静,并非说她没有游园的活跃与新春的喜庆---君不见,红柱绿瓦的观鱼亭内、山石嶙峋的假山旁、翠色青青的竹林中人影幢幢;君不闻,笑语声声越过小桥、攀上假山、坠在柳梢、随风飘荡在空中……

这些,不也一样点染春色?不也一样让人感到宛水公园春意闹?

宛水公园,一切均以“小”而诱人。思圆亭、观鱼亭虽是红柱绿瓦、飞檐拱斗,却也“小小”的伫立在水边,投一个多彩的身影在水中;假山虽嶙峋、虽奇险,但高不过数米,却也“小小”的择地而立,挺拔起大山般的雄伟;小桥如带,跨过清碧的水面,把整个公园连缀在一起,那泛舟的人,有的是情侣同船,窃窃私语中任小船顺水飘过小桥;有的是兄弟挥浆,大呼小叫中船头又溅起水花点点……这一切,又都因如带的小桥跨过水面时的轻松与飘逸而倍添许多情趣。

最是那水边路旁的依依扬柳,极易让人想起唐朝诗人贺知章的《咏柳》诗:“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你看,一树树婀娜多姿、一株株亭亭玉立经秋历冬的老枝上,一丝丝、一缕缕细如墨线的柳丝,风静时垂直如线,风动时漫天飞舞。那刚刚绽开的柳芽,小小的,圆圆的,泛着新春的绿,好像一串串晶莹的珍珠,当它依附着细细的柳丝随风晃荡时,我真担心它会随时挣断细细的柳丝跌落地上摔破、掉入水中溶化……

我们漫步在小道上。

我们伫足在假山前……

我们睁眼闭眼随处可见初春返青的灌木丛中黄生生、金灿灿开放着许多小花---这是初春公园里唯一开放的花,一朵朵像一盏盏燃烧放射着春光的小灯。这是什么花?为什么开放得这么早?我问妻子,妻子嫣然笑答:“迎春花。”

啊!迎春花,一个充满诗意的名字!一个蓬勃向上的名字!我耳不旁听地伫立在迎春花前,因为我在迎春花的迎春辞中听到了春天举步的足音;我目不斜视地伫立在迎春花前,因为我在迎春花灼灼开放的花蕊中看到了一个明媚艳丽的春天……


说点什么吧(为回复及时,请直接关注宣威之窗微信公众号,在微信中留言)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